抢新书!国学大师钱穆《中国文学史》讲稿尘封60年首度出版
发布日期:2019-12-02 03:38   来源:未知   阅读:

  钱穆“学问淹博”,被称为“一代宗师”、“一位通儒”,无论历史、文学、哲学、经济,还是艺术、社会,都有其卓识,且造诣高深。钱穆曾多次讲到,他最爱的是中国文学。然而遍观其一生著述80余部,逾1700万言,却没有留下一部关于中国文学史的系统专著。如今,这一憾事却以一种传奇的方式得到了弥补。

  1949年,钱穆流落香港,与唐君毅、张丕介等人一起创办了新亚书院,目的是要“替中国文化讲些公平的话”。“在新亚书院,钱先生开过两次《中国文学史》课程,一次是1955年秋至1956年夏,一次是1958年至1959年,从中国文学的起源,一直讲到清末章回小说,自成一套完成的体系。”但因乱世流离加之校务冗忙,讲稿并未能整理成书。

  所幸,钱穆先生的学生叶龙保存了当时所记的笔记。叶龙是江浙人士,学生中只有他能全懂钱先生的无锡国语,又恰好学过速记,所以笔记做得最好,“极为仔细,能做到尽量不遗漏一个字”。钱穆曾查阅学生笔记,两次是助教查看,一次是钱穆自己查阅,均给了叶龙高分。就是说,叶龙的笔记是得到过钱穆充分肯定的。

  这些笔记就在叶龙先生的箱底静静躺了60年。他“在香港搬了十几次家,这些笔记本最不舍得丢”。2014年,已经87岁高龄的叶龙感到了把这些珍贵资料整理并传下去的紧迫性。如果这些东西在他手里失传,那不只是一人之损失,而是“钱学”之损失,“中国文学”之损失。他逐字誊写、校订、整理,并决定一边整理,一边在媒体上连载。连载几期后,新华文轩北京出版中心(华夏盛轩图书)迅速联系到了叶龙先生。因新华文轩在香港上市,叶先生早有耳闻,并且颇有好感,双方一拍即合签订了出版合同。

  《中国文学史》的出版消息引发了北京大学陈平原、南京大学王彬彬、中山大学黄天骥、复旦大学陈思和、南京大学莫砺锋、著名学人刘再复、德国汉学家顾彬等众多学者关于“重写文学史”的热议。复旦大学骆玉明教授慷慨作序,并亲自对图书编辑工作加以指点。

  终于,尘封60年,钱穆的文学史讲义辗转成书,我们有幸可以读到钱穆唯一一部文学史著作!

  书中保留了钱穆先生授课中最鲜活的口语表达,也留存了许多神来之笔。全书31章,从诗经一直讲至明清章回小说,贯穿中国古代文学的整体脉络。或许,并没有严谨到可用作教科书,但它有活泼的生命力、有效治学的方法、令人眼睛发亮的顿悟。

  钱穆先生开篇第一课就讲:“直至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一切尚待吾人之寻求与创造。”至于钱先生自己这本是否可以称之为“理想”的文学史,这仍有待学界见仁见智的评论。

  不过,如果把它还原到1955年那间破烂不堪的教室,还原到钱穆当年面对的一张张浸满汗水与愁苦的脸,还原到手边连几本工具书都找不到,更没有Google可供查阅的时代,还原到一个教师走上讲台的初衷——面对白天搬砖晚上来听课、传统文化成为他们最后的“根”与“家园”的普罗大众,钱穆只能,也必须讲出这样的《中国文学史》。

  或许并不是“理想”的文学史,或许并没有严谨到可用作教科书,但它有活泼的生命力、有效治学的方法、令人眼睛发亮的顿悟。

  一本好的书,它本身只是起点,它可以让读者从起点出发,向知识更远更深处独立前进,钱先生的《中国文学史》就是这样的书,它是启发者,点燃许多人对中国文学的兴趣,让人忍不住去阅读和思考它所提及的作品和知识。从此种意义上,它超越了那些严肃严谨的文学史。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8/106597009】

  根据2016年工作安排,山东省人大常委会4月份对我省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情况进行执法检查。省公安厅建议,不妨借鉴酒驾入刑的方式,对超过国家相关标准进行生产等造成大气污染危害或者足以造成危害的行为进行刑事打击。[详细]

  12日,全市轨道交通第二轮建设规划(2016-2023)及线网规划修编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公示发布。途经CBD区域的除环线线,该线路将经过CBD绸带公园中轴线、礼耕路、凤凰路等东部重要道路,全长29.9公里。[详细]

  还会实施弹性学制,放宽学生修业年限至基本修业年限的2倍,允许学生根据需要与学校协商调整学业进程,保留学籍休学创新创业。其中,省级创业孵化示范基地7家,市级创业孵化基地52家,全市孵化基地建筑面积达700余万平方米,吸纳创业人员2.67万人,带动就业14余万人。[详细]

  清明假期,山东高速交警二支队民警房珂“火”了,利用公务个人微博,模仿网络红人“papi酱”,拍摄了“你说过哪些曾让‘警察蜀黍’崩溃的话”的微视频,立马引起了上千的转载。朱明刚表示,会在政务微博影响力考核之外,拿出一些接地气的典型信息发布案例,表现比较好的处置...[详细]

  在公交车上,有的乘客明明已经刷过卡了,可是司机还是大声“质疑”其有没有刷卡,有时还会惹得乘客一肚子不高兴。如果你刚挤上公交车,突然被司机大声呵斥,千万别以为司机是乱发脾气,其实他是在提醒你,小偷要对你下手了。[详细]

  13日,滕州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由滕州市民政局提起的申请撤销法定监护人监护权案件,并当庭作出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撤销被申请人潘某、马某对其女的监护权。[详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