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又下雪了你冷不冷啊”
发布日期:2020-10-18 18:39   来源:未知   阅读:

  “日期定了,12月25日启程,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工交建商科工作3年。”这是冯力2010年12月7日的一篇日记中的内容。从那时起,他决定担起一名援疆干部的责任。

  冯力现任北京市怀柔区长哨营满族乡党委宣传委员。援疆前,他是北京市怀柔区财政局财会服务中心主任,在怀柔区委组织部的号召下,冯力自愿报名,于2010年12月25日来到距北京5000多公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在工交建商科任副科长。

  曾经有人问冯力:“你们援疆是来镀金还是想干点事情?”冯力脱口而出:“当然是想干事儿了。”

  工交建商科主要负责工业、交通、基建、水利、房产、环保、商务等工作。冯力在援疆期间主要负责保障性住房项目建设,原本准备两个方案,一是老城区改造,二是在距老城区1公里处建设新城,为了让更多人住进新家,冯力等人选择了后者。经过3年的援疆工作,2364套房屋已经具备入住条件并分配到户,三分之一的房屋已经有当地群众入住,剩余房屋也陆续有人搬入。

  当时,住建部规定全国性的保障性住房要进行电子登记备案,对情况、人口数、装修方案等资料进行整合,上传旧房照片、建设中的照片以及新房照片。之前,皮山农场并没有人做相关的工作,刚到农场的冯力为自己揽了一个大活儿。他自费购买了相机,下连队挨家挨户地走访,将近7000户人家,他走访了一半以上。

  皮山农场距皮山县城20公里,由于公共交通短缺以及兵团没有安排指定用车,有一次,冯力花1元搭了一辆敞篷车下连队,四周没有遮挡,冬天寒风呼啸,冻得他直哆嗦。“敞篷车没有人数限制,能挤多少人就挤多少人,没有安全保障,但是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就得搭乘敞篷车”。

  更让冯力头疼的是语言障碍。皮山农场地处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内,是国家特困级边境少数民族团场,有11个连队,将近2.4万人,绝大多数是维吾尔族人。在农场机关,维汉比例是一比一,同事之间可以讲汉语,但到了连队和街上,基本没有人懂汉语,场部机关开大会,时常需要同声翻译。

  冯力经常和一位维吾尔族同事一起下连队,但是由于人员有限,有时他不得不一个人去,这时,比划就成为唯一的办法。有一次,冯力要去和田的体育场,跟一位维吾尔族小伙子说时,小伙子似懂非懂的样子,冯力再次强调自己要去体育场,小伙子依然没有反应,冯力用手画了一个圆圈,往脑袋上一举,两手甩开,做跑步状,小伙子终于点头示意懂了。

  除了收集、整理、录入连队已建保障性住房的电子信息,冯力还要负责新建保障性住房的选址、测量、设计规划方案、施工、验收等。工作的时候没有时间概念,随时都得准备下连队。他说:“除非通知周末休息,不然周末和工作日是一样的。”此外,他还自学视频多媒体教程,拍摄、制作农场的宣传片,制作了皮山新城和农场新城示意图,悬挂在办公大楼前。“来到新疆最艰苦贫穷的和田,像胡杨一样扎根于边境少数民族国家特困级团场小镇”。

  “2011年3月31日,援疆本身就不是镀金,不是享受,是奉献,是历练,丰富人生阅历、洗涤净化心灵、磨练意志、体现人生价值。从这一点看,我又是最幸运的……”

  当投资几亿元的皮山农场新城屹立在沙漠之中,当地干部职工称赞,“做梦都想不到短短3年农场能发展到这个样子,全凭党的政策好,北京援疆亚克西。”

  2012年,冯力被评为北京市对口支援先进个人。2013年,他被评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优秀援疆干部。

  冯力性格爽朗,乐于交朋友,起初他和身边的维吾尔族同事打交道,到同事家中拜访老人,和他们沟通交流。后来,通过这些同事,冯力又结识了很多维吾尔族朋友。冯力觉得,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夏天瓜果成熟,走进任何一家,主人都会拿出最好的水果请客人品尝,临走的时候还让客人带走一些。

  古尔邦节是伊斯兰重要宗教节日之一,是我国穆斯林的盛大节日。这一天,穆斯林都精心打扮,邀请亲戚朋友前来做客。

  科里有个维吾尔族同事叫阿米娜·买买提,提前几天就邀请冯力等援疆干部到家中做客。当天,冯力等人刚到她家,就看到阿米娜早已准备好了牛羊肉、果品等,阿米娜把冯力他们请到主宾位置上,冯力将带来的清真食品送给她,阿米娜连连说:“不要礼物,只要你们来了,我们就很高兴了。”

  “2011年4月7日,塔克拉玛干沙漠地下水资源还算丰富,但埋藏深、矿化大,因此非常缺水。这里的人们也更加珍惜水、节约水,坎儿井、滴灌都是节水灌溉,这里的人们饭前洗手都是用壶,而且是倒一会儿,停一会儿,宿舍到凌晨1点也停止供水,早晨8点半才来水……”

  经朋友联系,冯力资助了一位维吾尔族小姑娘。问及小姑娘的情况,冯力表示,他不想让小姑娘有负担,就直接通过比较信任的朋友帮忙,“我没有让她知道我的情况,也没有刻意去了解她的状况,仅仅希望付出一分爱心,帮助她实现梦想”。

  此外,援疆期间,冯力等援疆干部每人每年都会捐款1000元,由前线指挥部统一组织分配,帮助和田地区的贫困学生和贫困家庭。

  “2013年8月31日,遥望东北方,万里是家乡,梦中归故里,两眼泪汪汪……”冯力通过这首词寄托对家人的思念。援疆期间,他觉得最亏欠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冯力是家里的独子,在他援疆前,父亲患有脑血管病,需要人照料,儿子读高中二年级。援疆3年,家庭的重担落到了妻子身上。他说:“我一直觉得特别对不起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但是他们一直支持鼓励我,成为我最坚强的后盾。”

  “2011年5月22日,儿子17周岁生日,我在他QQ空间留言:‘儿子,老爹爱你,我看好你,相信你。’23点29分26秒,儿子回复我:‘爸,我也爱你,我们一起奋斗。’感动呀,几乎热泪盈眶!”

  2012年,冯力的儿子考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一天,他给冯力打电话说:“我长大了,要担负起一个家。”沉默许久,冯力感慨得一句线年,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家人越来越关注新疆的变化。家里人开始收看新疆的电视节目,“我看到新闻了,新疆又下雪了,你冷不冷啊”“不冷,我这儿是南疆,冬天比北京暖和,夏天不用空调还没有蚊子”;“看电视说南疆地震了,你那儿没事吧”“没事儿,小地震,常有”;“注意安全”“没事儿,这儿是兵团,治安非常好”;“家里都挺好的,你爸爸身体状况很好,孩子学习也知道用功了,你不用惦念家里,安心工作”“嗯”。家人的一句句关心话,换来的是他一次次善意的“说谎”。其实,南疆冬天不比北京暖和多少,地震来了的时候,冯力也会感到害怕。

  “2011年12月22日,刚刚从沙漠回来,大漠、沙海、夕阳、残雪、骆驼草和那一串孤独的脚印构成一幅宁静、凄美的大漠残雪图。登高极眺,手指着东北方向,放声高喊:‘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家。’”

  冯力现任北京市怀柔区长哨营满族乡党委宣传委员。援疆前,他是北京市怀柔区财政局财会服务中心主任,在怀柔区委组织部的号召下,冯力自愿报名,于2010年12月25日来到距北京5000多公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在工交建商科任副科长。

  曾经有人问冯力:“你们援疆是来镀金还是想干点事情?”冯力脱口而出:“当然是想干事儿了。”

  工交建商科主要负责工业、交通、基建、水利、房产、环保、商务等工作。冯力在援疆期间主要负责保障性住房项目建设,原本准备两个方案,一是老城区改造,二是在距老城区1公里处建设新城,为了让更多人住进新家,冯力等人选择了后者。经过3年的援疆工作,2364套房屋已经具备入住条件并分配到户,三分之一的房屋已经有当地群众入住,剩余房屋也陆续有人搬入。

  当时,住建部规定全国性的保障性住房要进行电子登记备案,对情况、人口数、装修方案等资料进行整合,上传旧房照片、建设中的照片以及新房照片。之前,皮山农场并没有人做相关的工作,刚到农场的冯力为自己揽了一个大活儿。他自费购买了相机,下连队挨家挨户地走访,将近7000户人家,他走访了一半以上。

  皮山农场距皮山县城20公里,由于公共交通短缺以及兵团没有安排指定用车,有一次,冯力花1元搭了一辆敞篷车下连队,四周没有遮挡,冬天寒风呼啸,冻得他直哆嗦。“敞篷车没有人数限制,能挤多少人就挤多少人,没有安全保障,但是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就得搭乘敞篷车”。

  更让冯力头疼的是语言障碍。皮山农场地处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内,是国家特困级边境少数民族团场,有11个连队,将近2.4万人,绝大多数是维吾尔族人。在农场机关,维汉比例是一比一,同事之间可以讲汉语,但到了连队和街上,基本没有人懂汉语,场部机关开大会,时常需要同声翻译。

  冯力经常和一位维吾尔族同事一起下连队,但是由于人员有限,有时他不得不一个人去,这时,比划就成为唯一的办法。有一次,冯力要去和田的体育场,跟一位维吾尔族小伙子说时,小伙子似懂非懂的样子,冯力再次强调自己要去体育场,小伙子依然没有反应,冯力用手画了一个圆圈,往脑袋上一举,两手甩开,做跑步状,小伙子终于点头示意懂了。

  除了收集、整理、录入连队已建保障性住房的电子信息,冯力还要负责新建保障性住房的选址、测量、设计规划方案、施工、验收等。工作的时候没有时间概念,随时都得准备下连队。他说:“除非通知周末休息,不然周末和工作日是一样的。”此外,他还自学视频多媒体教程,拍摄、制作农场的宣传片,制作了皮山新城和农场新城示意图,悬挂在办公大楼前。“来到新疆最艰苦贫穷的和田,像胡杨一样扎根于边境少数民族国家特困级团场小镇”。

  “2011年3月31日,援疆本身就不是镀金,不是享受,是奉献,是历练,丰富人生阅历、洗涤净化心灵、磨练意志、体现人生价值。从这一点看,我又是最幸运的……”

  当投资几亿元的皮山农场新城屹立在沙漠之中,当地干部职工称赞,“做梦都想不到短短3年农场能发展到这个样子,全凭党的政策好,北京援疆亚克西。”

  2012年,冯力被评为北京市对口支援先进个人。2013年,他被评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优秀援疆干部。

  冯力性格爽朗,乐于交朋友,起初他和身边的维吾尔族同事打交道,到同事家中拜访老人,和他们沟通交流。后来,通过这些同事,冯力又结识了很多维吾尔族朋友。冯力觉得,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夏天瓜果成熟,走进任何一家,主人都会拿出最好的水果请客人品尝,临走的时候还让客人带走一些。

  古尔邦节是伊斯兰重要宗教节日之一,是我国穆斯林的盛大节日。这一天,穆斯林都精心打扮,邀请亲戚朋友前来做客。

  科里有个维吾尔族同事叫阿米娜·买买提,提前几天就邀请冯力等援疆干部到家中做客。当天,冯力等人刚到她家,就看到阿米娜早已准备好了牛羊肉、果品等,阿米娜把冯力他们请到主宾位置上,冯力将带来的清真食品送给她,阿米娜连连说:“不要礼物,只要你们来了,我们就很高兴了。”

  “2011年4月7日,塔克拉玛干沙漠地下水资源还算丰富,但埋藏深、矿化大,因此非常缺水。这里的人们也更加珍惜水、节约水,坎儿井、滴灌都是节水灌溉,这里的人们饭前洗手都是用壶,而且是倒一会儿,停一会儿,宿舍到凌晨1点也停止供水,早晨8点半才来水……”

  经朋友联系,冯力资助了一位维吾尔族小姑娘。问及小姑娘的情况,冯力表示,他不想让小姑娘有负担,就直接通过比较信任的朋友帮忙,“我没有让她知道我的情况,也没有刻意去了解她的状况,仅仅希望付出一分爱心,帮助她实现梦想”。

  此外,援疆期间,冯力等援疆干部每人每年都会捐款1000元,由前线指挥部统一组织分配,帮助和田地区的贫困学生和贫困家庭。

  “2013年8月31日,遥望东北方,万里是家乡,梦中归故里,两眼泪汪汪……”冯力通过这首词寄托对家人的思念。援疆期间,他觉得最亏欠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冯力是家里的独子,在他援疆前,父亲患有脑血管病,需要人照料,儿子读高中二年级。援疆3年,家庭的重担落到了妻子身上。他说:“我一直觉得特别对不起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但是他们一直支持鼓励我,成为我最坚强的后盾。”

  “2011年5月22日,儿子17周岁生日,我在他QQ空间留言:‘儿子,老爹爱你,我看好你,相信你。’23点29分26秒,儿子回复我:‘爸,我也爱你,我们一起奋斗。’感动呀,几乎热泪盈眶!”

  2012年,冯力的儿子考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一天,他给冯力打电话说:“我长大了,要担负起一个家。”沉默许久,冯力感慨得一句线年,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家人越来越关注新疆的变化。家里人开始收看新疆的电视节目,“我看到新闻了,新疆又下雪了,你冷不冷啊”“不冷,我这儿是南疆,冬天比北京暖和,夏天不用空调还没有蚊子”;“看电视说南疆地震了,你那儿没事吧”“没事儿,小地震,常有”;“注意安全”“没事儿,这儿是兵团,治安非常好”;“家里都挺好的,你爸爸身体状况很好,孩子学习也知道用功了,你不用惦念家里,安心工作”“嗯”。家人的一句句关心话,换来的是他一次次善意的“说谎”。其实,南疆冬天不比北京暖和多少,地震来了的时候,冯力也会感到害怕。

  “2011年12月22日,刚刚从沙漠回来,大漠、沙海、夕阳、残雪、骆驼草和那一串孤独的脚印构成一幅宁静、凄美的大漠残雪图。登高极眺,手指着东北方向,放声高喊:‘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家。’”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