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了?”
发布日期:2020-02-28 08:33   来源:未知   阅读:

  “爸爸就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他常常不回家,他不是一个‘好爸爸’……”这是一篇题为《爸爸去哪儿了》的学生日记,日记中的爸爸已有12天没回过家,工作、值班、加班……几乎没陪过他,甚至每天他都在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

  日记中的“爸爸”名叫苗庆领,39岁,现任定陶公安分局指挥中心调度科科长,同时负责情报工作。他的大儿子名叫苗峻宁,今年9岁,孩子用手中的笔写出对爸爸的心声。日记最后一句“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真的长大了”,让多少正在坚守岗位、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公安民警心酸。

  自接受疫情防控任务以来,苗庆领以身作则、冲锋在前,主动放弃休息到单位加班。从大年夜开始,连续12天以单位为家,带领团队坚持情报信息每日两研判,实时掌控动态,归口收集汇总梳理武汉来陶、赴武汉返陶、重点地区返陶人员等各类重点关注人员3864人次,拨打电线余次,核实信息、了解情况,进行摸排检测、风险评估、预判预警,指导各单位走访核查;共组织研判会商48次,研判情报信息1500余条,全部在第一时间落地核查,按时反馈。

  所有的线索研判、指令核查、重点人员监测,他都逐一参与研究,经常在办公室研究线索到凌晨,累了就睡在办公室里的单人床上,饿了就吃碗泡面,连续在岗位奋战184个小时。正是这样忘我的投入和示范引领,换来了指令核查“零延时”、重点人员“零失控”的成果。自抗击疫情以来,全区共接报有效警情712起,全部妥善处置,社会治安秩序持续平稳;共接报涉疫情警情53起,逐一核查处置完毕。

  “疫情不退,我们不休。”这是苗庆领常说的一句线个月的小女儿丢给身体虚弱的妻子一人照顾。他一次又一次地对儿子说“爸爸马上回家”,可一次又一次地食言。

  “家里米面油都没有了,孩子们的温饱都成问题,你整天都在忙些啥?”2月8日18时,妻子打电话质问。面对妻子电话里的质问,他默不作答,因为心里愧疚。他忙完工作,购置了方便面、火腿肠匆匆赶回家。“爸爸终于回来了。”一开门,大儿子就兴奋地跑过来要“熊抱抱”,看见妻子抱着小女儿,眼里含着泪花,这一幕让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对不起!单位还有事,我得马上回去!”说完他扭头关门走了。

  说起儿子的日记,苗庆领眼睛有些红,“看完很难受,心里不是滋味。”抗击疫情以来,他根本就没陪伴过孩子,甚至没见过孩子几面。“等疫情防控工作结束,我一定要多陪陪孩子。”苗庆领心里默默在想。

  “那天儿子写完作业让我检查,我看到了这篇课外日记。我一边强忍着不让儿子发现眼泪,一边还打趣儿子,为什么不写妈妈呢?”苗庆领的妻子说,她已经习惯了,也能理解丈夫,只是希望他多注意身体,有时间能多陪陪孩子。

  这就是一位警察父亲,在定陶公安分局类似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他们舍小家为大家,在疫情战线恪尽职守,不能照顾父母他们于心有愧,不能陪伴孩子成长他们于心有憾。他们不是孩子眼中的“好爸爸”,却是战“疫”场上的“好警察”。记者 邢恩波

  中共菏泽市委外宣办 菏泽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SEO技术服务

Power by DedeCms